一縷陽光 時尚空間's Archiver

ertebewwr1526 發表於 2013-2-2 17:15

英超頻現種族歧視醜聞 揭開幕後:球場上的政治博å

在曼城與紐卡斯爾進行的英超比賽中,一位曼城黑人球迷打出標語:“特裏,蘇亞雷斯,他們願意和我握手嗎,布拉特先生?”

英超頻現辱罵黑人球員醜聞 種族主義在球場內外蔓延
種族歧視 踢不走的“臭球”?

  最近在英超關於種族歧視的話題很多,先是利物浦前鋒蘇亞雷斯因為辱罵曼聯黑人後衛埃弗拉被停賽8場。而後又是切爾西隊長特裏的種族歧視控告被受理,他在去年10月對陣女王公園巡遊者的比賽中罵了對方後衛安頓·費迪南德是“黑鬼”。本以為這兩件事的處理能夠讓種族歧視在賽場上消停一會,但就在昨天的足總杯比賽中,利物浦以5比1戰勝英甲球隊奧德漢姆,安菲爾德的球迷硬是用種族歧視辱罵將奧德漢姆隊20歲的中場球員阿德耶米罵哭了。

  源起:有色人種頻遭排斥

  關於種族歧視的話題在歷史上由來已久,地域、種族和文化的差異,導致了這種歧視的產生。上世紀70年代後期,當黑人球員大量湧入歐洲足壇的時候,種族歧視現象就開始頻頻出現。一方面,歐洲原住民的優越感導致他們對外來移民的排斥;另一方面,黑人等外來有色人種受到的教育、從事的工作以及對歐洲社會的融入感都與原來的社會認識有一定的偏離。加上移民的湧入對社會階層的改變以及就業機會的影響,也帶來了一種排斥心理。有調查顯示,在英國本土,所有擁有季票的球迷中,非白種人球迷所占的比例只有0.9%,這就形成了球場內大多數對少數的“圍攻”。包括華人在內的有色人種在歐洲社會受到歧視的現象屢見不鮮。


  現狀:足球高層態度曖昧

  在普拉蒂尼擔任歐洲足聯主席之後,對種族歧視的打擊力度很大,但依然沒有消除這種現象,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歐洲本土對“種族歧視”的認識。在迪卡尼奧“納粹禮事件”之後,時任義大利總理的貝魯斯科尼評價說:“這件事沒那麼嚴重,迪卡尼奧不是法西斯,他只是對他的球迷做的一個表示,沒有惡意。”前不久的蘇亞雷斯事件中,利物浦主帥達格利什甚至號召所有利物浦球迷支持蘇亞雷斯,並且認為蘇亞雷斯那句辱罵的話只是“口頭禪”。持有類似觀點的還有前義大利國家隊主帥佐夫,他認為“所謂的種族歧視的行為,只是人們的一些玩笑。”

  就在幾天前,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足球場上不存在種族歧視,球員在比賽中互噴污言穢語,賽後握手就能了事。布拉特此言被英國媒體解讀為對種族歧視的縱容,英倫足球界人士甚至呼籲布拉特下臺。迫於無奈,布拉特做出了道歉。

  在歐洲足壇對種族歧視現象窮追猛打的時候,作為黑人球員的貝利卻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種族歧視是媒體小題大做、誇大其詞,這才有了種族歧視氾濫的論調。不過貝利似乎忘記了他自傳中寫道:“他們曾經把我叫做‘巴西的猴子’,這讓我們的腎上腺素猛增,但我從未因為這種種族歌曲而煩惱。”已經淪為政客的貝利不惜用這種話語來為種族歧視現象脫罪,實際上也是政治參與足球的一個側面。

  幕後:球場上的政治博弈

  由於足球場本是讓球迷們宣洩情緒的場所,因此球場內可以出現許多其他場合無法出現的內容,連歐洲政黨左派、右派的博弈也隨之滲入。就像貝魯斯科尼對迪卡尼奧的辯護,就是對左派攻擊的一個反擊。而布拉特聲稱的“無歧視”,可以看做對普拉蒂尼近年工作的一次攻擊。而貝利的現身說法,則是一個“足球政客”對國際足聯的迎合。在意大利、英國、西班牙等地方,在球場上有種族歧視行為的球迷團體,往往都與右翼極端勢力有著密切關係,例如英國幾個最危險的足球流氓團夥,都加入了新納粹主義組織“C18”,而拉齊奧的“堅定不移者”則是極右思潮擁護者。

  歐洲經濟的低迷和歐盟擴大後面臨的問題,使外來移民與面臨就業壓力的歐洲人之間的矛盾凸顯,由其引發的衝突不斷上演,這也影響著場外球迷和場內的球員。各種政治力量的博弈,早已經讓歐洲足球不再純粹,或者說球場上從來沒有純粹過。


   

  2004年:英格蘭隊與西班牙隊在伯納烏球場的友誼賽中,部分球迷沖著英格蘭黑人球員模仿猴子叫聲,並高唱種族歧視歌曲,看臺上還有各種種族歧視標語。事後西班牙外交部長莫拉蒂諾斯代表政府向英國球迷致歉,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稱:以後在賽場上遭遇種族歧視的侮辱,球員可以罷賽進行抗議。

  2005年:國際米蘭客場對梅西納,梅西納的象牙海岸球員佐羅要求第四裁判終止比賽,原因是國米球迷的噓聲和“髒鬼”的辱罵聲,國際米蘭為此受到了國際足聯的懲罰。

  2006年:世界盃決賽,法國隊齊達內頭頂義大利隊馬特拉齊,被紅牌罰下。後來馬特拉齊也承認他當時說齊達內是“阿爾及利亞恐怖分子”,這對擁有阿拉伯血統的齊達內而言是極具侮辱性的,此事甚至後來引起伊斯蘭民眾的憤怒。

  2008年~2009年:歐冠聯賽,尤文圖斯球迷曾對切爾西的德羅巴進行過種族歧視的辱罵,隨後義大利足協對尤文圖斯處以禁止主場球迷進入的處罰。隨後尤文圖斯球迷又不止一次辱罵巴洛特利。

  2011年:巴薩對陣塞維利亞的比賽中,法佈雷加斯對卡努特說了句“狗屎摩爾人”,摩爾人是中世紀葡萄牙和西班牙殖民者對北非土著居民的稱呼,導致卡努特大怒。據法國媒體透露,法國足協正在研究讓法國國家隊實行“種族歧視配額”,即人為調整白人和有色人種球員的比例。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